服务热线: 0755-28767633
印尼“网络部队”的构成、运作及影响
日期: 2022-08-09 来源:KOK体育足球官网 作者:kok足球平台登录

  印尼学者维贾扬托(Wijayanto)、数字人类学家拉迪巴(Radipa)等联合荷兰、新加坡研究人员,对印尼存在的“网络部队”进行了开创性的考察。他们发布了一组研究文章,主要介绍了印尼“网络部队”的崛起、组织结构、工作方式、社会影响等。研究人员对“网络部队”的产生和使用表示忧虑,认为这将削弱印尼民主的作用、威胁印尼民主的发展。现将主要内容编译如下。

  随着互联网在印尼社会的普及和被社交媒体广泛使用,在印尼国内政治力量的影响下,出现了一个新的网络行业。研究人员将其称为“网络部队”(Pasukan Siber):这是一种由传播员(蜂鸣器)、网络名人、协调人和内容生产者合作构建的流动性网络,目的是在社会媒体上影响和操纵大众舆论。他们以推特(Twitter)、脸书(Facebook)和照片墙(Instagram)等主要社交媒体为根据地,传播和推动针对政治问题的特定叙事、解释,以此达到自己的目的。在人员构成上,“网络部队”大多由年轻、受过教育的男性组成。与那些专门的“数字营销公司”相比,印尼的“网络部队”倾向于相对灵活和无组织的合作方式:他们暂时性地聚集到一起,为一个特定的运动而工作,就像选举团队那样具有流动性和临时性。在一开始,“网络部队”很有可能是为选举活动服务的,而后逐渐演变成为在选举周期之外、处理更广泛问题的组织。

  关于谁在资助网络部队这一问题,研究指出,有三个重要的资金来源在指挥着这只灵活的部队。第一,印尼政府官员使用社会基金资助大量传播员,为中央政府的政策实施创造好的舆论环境;第二,个别政治家通常在竞选期间资助网络力量,来提高他们的知名度、营造声势;第三,有些企业家也会对“网络部队”进行资助,这种捐助有助于经济精英们讨好政府官员,从而使他们更容易获得商业执照或政府合同。

  “网络部队”的兴起与社交媒体在选举中发挥了愈发显著的作用密切相关。在2012年,佐科击败对手赢得州长选举,就部分得益于自发的社交媒体活动。2014年总统竞选期间,佐科和普拉博沃都利用了网络团队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,被认为标志着网络部队在印尼竞选活动中的崛起。此外,“钟万学事件”也受到网络媒体的影响、甚至引发了“网络军”的“数字圣战”,社交媒体活动的影响力可见一斑。

 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,扩大了网络媒体平台在城市民众日常生活中的作用。被迫待在家中的人们更加活跃地使用网络社交媒体,这使得政府更加重视通过网络平台传递政治信息。政府对传播员的需求急剧上升,希望通过雇佣“网络部队”达到宣传“新常态”政策的目的。而这一宣传行动的巨大规模表明,“网络部队”已经成为政府通信外包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  “网络部队”主要由四组功能不同的人员构成,他们分别是传播员(蜂鸣器)、网络名人、内容生产者和协调人,以下将分别介绍各组职能。

  传播员处于“网络部队”架构的最底层,他们像蜜蜂一样发出“嗡嗡声”,因此也被称为“蜂鸣器”。他们的工作是尽可能广泛的传播分发给他们的内容。每一个传播员管理10—300个推特账号,这些都是匿名的“假”帐号。由于账号的注册要求,传播员都拥有大量的电话号码;他们拥有的账号数量越多,便越可能接到订单、盈利也会更高。

  传播员以统一的方式运营这些账户。通常他们有一个主要的账户和若干次要账户——分别被称为“将军账户”(Akun Jendral)和“士兵账户”(Akun Prajurit),他们将首先用“将军账户”发布内容,随后在“士兵账户”上,通过软件等工具以半自动的方式转发这些帖子,以期形成流行的话题。传播员有时自己发布内容,有时转发网络名人的帖子;他们也对那些发表反对意见的账户进行攻击,以阻止相反意见的传播。

  内容生产者为传播员准备材料和标签以供传播。他们利用自己的政治知识和对公众舆论的直觉,来评估哪一种帖子会获得更大反响。内容生产者通过提供自己对某一事件的解释和看法来影响公众舆论,这种解释不仅十分诱人,还符合客户的政治利益。

  一般情况下,他们供给传播的内容十分有趣、便于理解且朗朗上口,但往往又涉及故意的曲解或虚假的描摹。受访的内容生产者承认他们有时会生产虚假信息,如虚构某位艺术家的婚外情,只是为了把气氛炒热。另一位内容生产者认为,最重要是工作中的利益关系,“你给我钱,我替你工作,我的目标只是金钱,仅此而已”。

  协调人负责招募传播员并协调他们的具体工作。他们将内容生产者准备的传播内容分发给传播员,同时设定具体的发布时间与发布频率。事实上,发布的时间非常关键,因为在短时间内发布大量使用相同标签的帖子,能够让这一话题登上推特的“趋势榜”,从而进一步促进该话题的病毒式传播。此外,协调人还要保持与客户之间的联系。正是这些客户为“网络部队”支付薪酬,同时制定整体战略,并与内容生产者们讨论传播内容。

  网络名人是拥有名气和有大量追随者的公众人物,如艺术家、社会活动家或政治人物等等。这些高知名度、有着大量粉丝的网络名人也是网络部队的一部分。研究表明,一些网络名人与协调人有着密切联系,他们通过发布特定内容的帖子来换取报酬。

  “网络部队”有一套完整的工作流程。以一次选举活动为例,社交媒体活动由四名协调员负责,他们管理150名传播员。团队分为上午组、下午组、夜间组,三组昼夜轮流工作。首先,研究小组确定可能的主题和潜在的标签,同时收集有用的材料。其次,内容创作者使用这些材料准备实际的社交媒体帖子。继而,各组传播员利用约1000个社交媒体账户来传播帖子;同时,团队常常会找一部分网络名人帮助传播特定的帖子,所有这些帖子都围绕着中心标签。每一组开始工作时,团队领导将会对话题进行指示,决定该话题被提出多少次,并对第二天的工作制定计划,以确保推送内容的连续性。

  每一位传播员都获得了至少一个“船账户”(Boat Account),这些账户都拥有5000名以上的“粉丝”(Follower)。除此之外,传播员还通过创建自己的账户来扩大影响力。在研究者观察的一次轮班中,每位传播员在每个账户上要发布50—100条推文,以此塑造一个趋势性话题。与之相比,值夜班的传播员推文数量较少,这是因为夜晚的活跃用户数量低、可能受到的反对也少得多。

  (1) 虚假的网络投票。通过在网络投票中制造某种结果,“网络部队”可以使人们对某一个政治家留下非常受欢迎的印象。在伪造投票结果之后,协调员还将推动网络媒体对这一结果进行广泛报道,以使网民们分享这一消息。

  (2) 闭合的舆论营造。受到政府资助的“网络部队”首先大量广泛发布特定主题的帖子,以引导该话题的讨论趋势。而后,主流媒体对网络言论进行报道,并迅速放大了网络推文的影响力。“网络部队”编造的内容为主流媒体提供素材,同时通过主流媒体对内容的放大作用,使得特定主题开始主导公众对话,并通过不断地重复让人们相信。

  (3) 诱导性信息策略。“网络部队”使用诱导的方式鼓励人们发出支持的声音。一个常见的策略是“赠品问答”,网民可以通过发布某些内容获得奖品。此外,创作具有视觉效果的帖子能够加深人们的印象。

  (4) 惩罚性攻击策略。惩罚作为“网络部队”的额外任务,是削弱反对意见传播的有效手段。“网络部队”中的一个小组会系统地诋毁有影响力的批评者(如政治活动家),他们利用诽谤、诬陷、贴标签等手段开展工作。另一种常见手段是曝光批评人士的隐私或个人信息,来恐吓或羞辱他们。

  (5) 适应和使用道德语言。“网络部队”需要适应印尼语言的多样性,有时需要根据目标地区,招募能够说当地俚语的传播员。此外,“网络部队”还用道德术语来界定问题:他们不仅把对手的主张说成是错误的,而且还把他们描绘成动机可疑的“坏人”,或对建国五基“潘查希拉”(Pancasila)[1]不忠的恶人。针对反对者,“网络部队”传递的信息大致相同:他们使得“潘查希拉”处于危险之中。

  (6) 广泛使用机器人。由于“粉丝”的活跃程度不同,传播员还广泛使用机器人增加传播的影响力,放大特定的信息,使话题在社交媒体上占据主导地位。这些机器人被编程为在预定的时间同时发布类似的内容,并转发传播员主要账户的内容。

  研究列举了围绕“KPK”(反腐败委员会)的网络辩论、政治选举、《创造就业综合法》舆论事件等例子,论证了“网络部队”的活动正在破坏公共辩论和民主的质量。显然,只有印尼社会中的特权阶层才有资源委托“网络部队”开展活动。这种舆论操纵行为违反道德、破坏民主,通过传播错误的解释甚至是虚假的信息阻碍公共辩论。在竞选活动中,庞大的“网络部队”成为印尼政治精英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,加深了印尼民主制度中已经存在的相当严重的政治不平等现象;同时,在修订经济法律条例的过程中,政府与企业之间形成了寡头整合,经济精英组成的资本集团通过营造舆论维护自己的利益。“网络部队”的崛起源于印尼政治中根深蒂固的腐败因素,它的使用主要是政治精英的腐败行为在数字网络上的延伸。

  “网络部队”的宣传语言代表了对新秩序话语的滥用,并以“潘查希拉”的名义重新唤起了一个新秩序式的国家形象,即一个无形的入侵者正在威胁着这个国家。网络舆论塑造中对“潘查希拉”的使用表明,“建国五基”已成为一个空洞的国家教条。研究认为,这种混乱现象的核心是印尼的政治文化,这种政治文化以不容置疑的态度美化民族国家的概念及其机构。

  研究指出,应该提高对上述问题的认识,建立复原力来应对“网络部队”的威胁。学生组织需要提高对“网络部队”活动危害的认识。同时,倡导数字权力,提升具有数字素养的民间组织通过各种渠道,努力促进印尼民众数字素养的提升,捍卫数字领域的公民权利,建立公众对网络操纵的抵御能力;这一数字扫盲工作还需要在城市之外开展更多的基层工作。许多媒体发布信息图表,介绍传播员的生意模式,让公众了解传播员的特点及其对政治的影响。

  这些努力为“网络部队”对印尼民主和公共讨论的不利影响提供了重要的制衡,但它们仍然无法阻止“网络部队”继续操纵社交媒体上的公共辩论。研究认为,要减轻“网络部队”产生的影响,需要相关机构实施比当下更为坚定的应对措施。

  [1] “潘查希拉”即“建国五基”,内容为:信奉独一无二的神明,正义和文明的人道主义,印度尼西亚的团结统一,在代议制和协商的明智思想指导下的民主,为全体印度尼西亚人民实现社会正义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分享到: